0°

三文鱼团体标准“满月”,市场反响其实很冷淡,个别餐厅或有虹鳟混用

9月10日,国内首个《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出台“满月”。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会长崔和日前透露,该标准将在进一步完善后于9月15日前正式实施。而围绕该标准将虹鳟划归为三文鱼的争议却未停止。上海市消保委调查数据显示,73.43%的消费者担心企业会借机误导消费者。中消协方面也认为,团体标准在制定时应倾 听消费者的意见,多方协商一致。

9月10日,国内首个《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出台“满月”。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会长崔和日前透露,该标准将在进一步完善后于9月15日前正式实施。而围绕该标准将虹鳟划归为三文鱼的争议却未停止。上海市消保委调查数据显示,73.43%的消费者担心企业会借机误导消费者。中消协方面也认为,团体标准在制定时应倾 听消费者的意见,多方协商一致。

而新京报记者走访市场发现,多数水产零售商和餐饮企业并不认可虹鳟是三文鱼,整个市场并没有较标准颁布前发生根本变化。此外,虹鳟占我国每年三文鱼消费总量仅为1/10左右,加之团体标准本身不具有强制约束力,因此分析认为,该团体标准对绝大多数三文鱼进口商、零售商来说“ 形同虚设 ”,更 像是虹鳟养殖企业为提升销量而做出的“傍大款”行为。

多数商家不认可虹鳟是三文鱼

  三文鱼团体标准“满月”,市场反响其实很冷淡,个别餐厅或有虹鳟混用

8月10日,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颁布国内首个《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该标准由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青海民泽龙羊峡生态水殖有限公司、上海荷裕冷冻食品等14家单位起草,将备受争议的虹鳟正式归类为“三文鱼”,只需在产品标签上注明三文鱼(虹鳟)即可;同时明确了寄生虫指标,认为国产虹鳟可生食。

三文鱼团体标准是否能推动虹鳟市场的“阳光化”?新京报记者自9月5日起以消费者身份走访北京四道口水产批发市场和京深海鲜市场,发现虹鳟身影难觅,且多数商家不认可虹鳟是三文鱼。

在四道口水产批发市场, 约有10户商家销售三文鱼, 以冰鲜鱼为主,均为简易保鲜膜包装,没有标明产地和品种,价格在60元/斤左右。 一位商户说:“我们从不卖虹鳟,一般是从挪威或智利进口的大西洋鲑。懂行的人也不会吃虹鳟,两者口感还是 有些差别的。”另有商户透露,购买虹鳟要提前预订,可与上游商家沟通,但目前没 有现货,价格比进口三文鱼便宜 20%左右。

三文鱼团体标准“满月”,市场反响其实很冷淡,个别餐厅或有虹鳟混用

水产市场内,商户正给来自智利的大西洋鲑称重

在京深海鲜市场,三文鱼价格为45 元/斤-80 元/斤。 一名商户称,今年5月三文鱼争议爆发后,问询产品产地和品种的消费者多了起来。“ 费者的怀疑是正常的。以前大家都认为三文鱼是进口的海水鱼,没想到虹鳟也会被当成三文鱼。况且,虹鳟与大西 洋鲑的养殖环境、外观差别较大 。”该商户说 ,目前监管部门对市场监管更严格,几乎没有商家将虹鳟当三文鱼卖。如果卖,虹鳟必须明确标识,不能误导消费。多名商家还表示进口三文鱼可生吃,但虹鳟不建议生吃,“淡水鱼的寄生虫不好把控。”

三文鱼团体标准“满月”,市场反响其实很冷淡,个别餐厅或有虹鳟混用

水产市场内售卖的生鲜三文鱼产品

而对于该团体标准的发布,多名商家表示并不知情 ,“我们一直都是卖进口三文鱼, 从其他国家进口都有正规的标签、产地,也不会卖虹鳟,这个标准对我们影响不大。”

除水产商家外,多位海鲜餐饮业内人士也认为,虹鳟和三文鱼存在本质区别,价格、口 感、营养价值也不同,不认可将虹鳟归为三文鱼。

清真海鲜连锁企业清香阁董事长何强对新京报记者说,普通消费者确实分辨不出三文鱼和虹鳟。在业内看来,三文鱼和虹鳟不是一个品种,也不认可将虹鳟归为三文鱼。“三文鱼等海鱼刺身是非常安全的,虹鳟是淡水鱼,寄生虫风险较高,不适合生 吃 。”

从事多年水产贸易的水产专家樊旭兵向媒体表示,团体标准不是国家标准,也不是行 业标准 , 不具有强制力 。“ 不是说团体标准定出来,其他企业就都会遵守这个标准,市场和消费者就会认可这个标准。这个标准的作用有多大目前还不确定。”

个别餐厅或有虹鳟混用情况

相比零售环节,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餐饮渠道或存在用虹鳟替代大西洋鲑的情况。9月5日起,新京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咨询北京10余家餐厅,多位店员表示门店使用的是进口三文鱼,一般来自法罗群岛、挪威和智利,并称“虹鳟不是三文鱼,不 能生吃”。不过也有个别店员称,门店所售三文鱼既有进口也有国产的,且都可以生吃。

三文鱼团体标准“满月”,市场反响其实很冷淡,个别餐厅或有虹鳟混用

9月9日,蓝钻国际美食自 助百汇西直门店一工作人员表 示,店内普通单人自助餐提供的 是国产三文鱼,日料自助使用的 是进口鱼,两者均能生吃。其国 产三文鱼来自集团自有养殖基 地,但并不清楚是否为虹鳟。蓝 钻国际美食自助百汇石景山店 店员则称,其国产三文鱼用的是 银鲑鱼。同样提供三文鱼的汉 巴味德自助餐厅银座和谐广场 店店员称其用的是进口三文鱼, 但不方便透露产地。

9月6日,新京报记者以商家身份从杭州三文鱼批发商马先生处了解到,目前三文鱼价格每天都在浮动,当天进口三文鱼价格为每斤40多元,国产三文鱼(虹鳟)价格为每斤30多元,每斤价格相差10元左右。马先生还透露,日料店通常采购进口三文鱼,而人均100元及以下消费水平的海鲜自助餐厅则使用虹鳟较多。“萧山好多家自助餐厅用的都是这个鱼(虹鳟),口感和颜色上分辨不出来。”他还建议,可以先拿一条虹鳟和少许进口三文鱼测试 一下消费者的反应,也可以两者混用。

马先生的说法也得到了广州批发商罗女士的印证。罗女士称,国产三文鱼(虹鳟)价格便宜,不少餐厅都在用,卖得挺好,且不经常吃的消费者可能分辨不出来。就是否在菜单上标注产地这一问题,罗女士表示:“你标注之后,人家一看是国内的就不想要了。可以直接写三文鱼, 不用说得太露骨,大家都是这么写的。”

对于餐饮渠道混用虹鳟的现象,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汤庆顺认为,个别餐饮企业可能存在用虹鳟冒充三文鱼恶意谋高利的情况,但目前主要问题在于是否有明确的分类和标准,以及标准是否被餐饮企业和消费者认可并接受。如果标准不清楚或者是直接将虹鳟和三文鱼简单划归为一类,不考虑市场接受程度,餐饮企业完全可以用符合标 准的低档产品。

电商平台主动下架虹鳟产品

在《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身处争议之时,电商平台已开始主动下架虹鳟。

据报道,京东平台于今年8月主动下架全部虹鳟产品,并对产地、食用建议、养殖方式等产品属性信息未标注完整的产品进行排查。

9 月 9 日,新京报记者在京东平台以 “ 虹鳟 ” 、“虹鳟三文鱼 ” 、“虹鳟鱼刺身”等多个关键词进行检索,均只出现了虹鳟鱼子酱产品。而以“三文鱼”、“淡水三 文鱼”检索时,出现的品牌明确标示为“三文鱼(大西洋鲑)”,并未出现虹鳟身影。一家名为“供港旗舰店”的商铺显示在售三文鱼(虹鳟),但已处于“暂不支持配送”状态。

三文鱼团体标准“满月”,市场反响其实很冷淡,个别餐厅或有虹鳟混用

在天猫平台搜索“虹鳟”,龙羊峡旗舰店的虹鳟刺身产品悉数在列,但已将产品名由此前的“雪域新鲜三文鱼”改作“三文鱼(虹鳟)”,不过在食用方式上有“三文鱼沙拉”这一生吃推荐做法。

七成消费者担心被商家误导

事实上,三文鱼团体标准 的出台并未“改变此前各说一词、无规可依的局面”,反而引 发新的争议。9月7日,中国消费者协会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团体标准是国家鼓励和倡导的一种新型标准,由市场主体自行制定,但团体标准该如何管理和监督,还没有成熟经验。三文鱼团体标准涉及消费者利益,应征求相关方意见、协商一致来制定标准,如果制定者和消费者认知不一致就容易造成误导。

三文鱼团体标准“满月”,市场反响其实很冷淡,个别餐厅或有虹鳟混用

早在 8 月 21 日,上海市消保委就为此召开首个消费听证会, 公开讨论虹鳟算不算三文鱼,以及该标准是否会造成误认。上海市消保委常务委员、上海联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江宪认为,行业协会是社团法人,要规范行业行为。“既然分得这么清楚,为什么不标注虹鳟和三文鱼?我们应该要做一个约定俗成的方式, 给消费者作解读。”

上海市消保委还在其官网发起“三文鱼定义之争”消费调查,包括“您觉得将虹鳟鱼列入三文鱼类别之后,可能发生的情况是什么?”调查数据显示,有73.43%的消费者担心企业会借机误导消费者。对于这一调查结果,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会长崔和表示不认可,并向媒体称“不予理睬”。

在团体标准中,虹鳟归类为三文鱼,并表明经过寄生虫检测后可以生吃。对于虹鳟寄生虫的争议,9 月 6 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在官网发布《水产品相关问题回复》一文,称今年6月国家 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在湖南、 广东、青海三省监测国产虹鳟 63份和进口三文鱼 29 份,监测显示 所有样品均未检出寄生虫。不过,卫健委还是提到,对于生食水产制品,要确保食材符合相关的食品安全标准,但还是尽量食用熟食,降低寄生虫感染的风险。然而,新京报记者9月9日再次查询发现,卫健委官网已经找不到该文。

虹鳟被指靠“傍豪门”提升销量

实际上与进口三文鱼相比, 国内虹鳟养殖历史更早。根据 《河北渔业》2015 年第 3 期《虹鳟鱼养殖发展研究概况》介绍,1959年黑龙江水产科学研究所建立我国第一个虹鳟鱼试验场,从而揭开我国虹鳟鱼养殖序幕。直至1996年,虹鳟鱼养殖业开始得到广泛推广。

不过,“真假三文鱼”之争也由来已久。我国最大的虹鳟养殖场青海民泽龙羊峡生态水 殖有限公司董事长应米燕介 绍,国内三文鱼主要来自挪威,最开始引进的品种为大西洋鲑,所以长期以来人们将大西 洋鲑与三文鱼等同。而国内大规模养殖的三文鱼主要是虹鳟,养殖者与消费者的认知偏差引发了争议。

对于媒体所报“国内三文鱼1/3 产量来自龙羊峡”的说法,多位业内人士均予以否认。

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 会长崔和向新京报记者透露, 目前国产虹鳟鱼产能相对较 低,消费量的上升只能靠进 口。国内每年总体生食三文鱼消费量在10万吨-12万吨,其 中国产虹鳟仅占1万多吨。青海民泽龙羊峡生态水殖有限公司方面介绍,按照环评审批,目前公司虹鳟养殖规模为2万吨,现有养殖面积240亩,年养殖产能为1.5万吨,与国内三文鱼年消费量相去甚远。

一位多年从事水产行业的人士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国内虹鳟的养殖规模与产量并不大,目前也没有形成规模,与进口三文鱼销量相比十分弱小。受今年5月以来的三文鱼争议影响,青海民泽龙羊峡生态水殖有限公司方面在9月8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 其虹鳟销售已受到影响,但具体销售数据暂不方便透露。崔和此前也曾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三文鱼网络风波受到11亿人次的关注,导致虹鳟销量锐减。

相比之下,挪威进口三文鱼在华销售并未受争议影响。 据挪威海产局中国内地及香港 地区总监博薇娅介绍,截至2018年6月,挪威三文鱼对华出口量为7054公吨,出口额约为3.66 亿元,分别较去年同期上升548%、544%。博薇娅对新京报记者说,根据挪威相关规定,虹鳟鱼和三文鱼的名称和商品标签必须严格区分。“它们是两种不同的鱼,因此虹鳟鱼并不能被称为三文鱼,挪威虹鳟鱼平均售价也略高于挪威三 文鱼。”

水产行业人士表示,其看好三文鱼的未来前景,因此在巨大的市场利益面前,国产虹鳟鱼想 要抢占市场份额的方式必然是“傍豪门”,让自己成为“三文 鱼”,这样才能在养殖成本相对低的情形下提升价格和产能,从而实现市场销量的增长。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