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家餐厅改名后营收涨80%,但有些餐厅名让人想打老板

很久以前羊肉串改名之后年度业绩同比增长了80%,小编介绍过的蒸小皖,改名之后营业额也增长了三成,改个名字真有这么大魔力吗?

很久以前羊肉串改名之后年度业绩同比增长了80%,小编介绍过的蒸小皖,改名之后营业额也增长了三成,改个名字真有这么大魔力吗?

有朋友问我,店铺开业有一段时间了,但生意一直不好,是不是店铺的名字不好啊?

朋友的理由是,你看看那些明星,原来叫什么汪建刚、陈港生还有那个张加帅,改名叫做汪涵、成龙、张艺兴之后多火。

很多餐饮老板生意不好了之后,就想着换个招牌,换个LOGO,以为改名就能改运,还举出那些餐饮大佬们改名的例子。

这家餐厅改名后营收涨80%,但有些餐厅名让人想打老板

他们说的没错,确实有些品牌改名后业绩飞涨:

> 很久以前羊肉串改名之后年度业绩同比增长了80%。

>蒸小皖改名之后营业额增长了三成。

>煜丰更名后第一个月烤鸭销量就提升了20%,一年后烤鸭以及衍生品鸭汤银丝面已经达到销售额的50%以上。

>阿五改名后,营收上升12%,客单价上升16%,利润上升19%,黄河鲤鱼销量上升165%。

>甚至小南国改名国际天食(只改公司名不改品牌名),股价立即上涨超过13%。

不过,人家改名是对市场变化的判断,改的是企业战略,然后品牌、店面等一系列升级也随之展开。

你改名,单纯是因为生意变差,改的仅是名字,换了一身衣服而已,消费者会为此买单吗?

改名的餐饮品牌很多,一些餐饮品牌是受“产品主义”影响,他们改名之后的形式一般是名字+特色菜品。

改名之前他们有几个共同点:

>内部危机倒逼,比如原本做正餐的同新餐饮(费大厨辣椒炒肉)被同质化、低价竞争逼到了30块钱的人均消费。

>有消费者认可的拳头产品,比如巴奴,很多消费者会因为毛肚而专门来巴奴。

>市场上暂无细分领域的领军者,他们抢占了消费者认知。比如西贝,在消费者认知中莜面=西贝。

这家餐厅改名后营收涨80%,但有些餐厅名让人想打老板

杜中兵在阐述产品主义时表示:“产品主义绝不是做好产品这么简单,而是要用品牌思维、战略思维、极致思维、信念思维来重新认识和解构产品”。

以产品命名也没有那么容易,他们都有以下两点考虑:

产品是不是自己最擅长的? 用SWOT分析法可以分析出自己的优势、劣势、市场机会、竞争对手带来的威胁。

费大厨改名之前一直在思考,店里卖的最好的菜品是哪个?自己最擅长的菜品是哪个?顾客最认可的特色菜又是哪个?他们发现答案都指向“辣椒炒肉”。

巴奴也是这样,他们发现学不会海底捞,而巴奴的顾客觉得巴奴的服务比不了海底捞,但他们是冲着毛肚和菌汤来的。

产品受众是否足够大? 毛肚是火锅当中的重要菜品,是很多人吃火锅的必点菜品,而辣椒炒肉是湘菜馆必备菜品,是湖南人最喜爱的家常菜。

如果巴奴改名为巴奴菌汤火锅或者巴奴黄喉火锅,估计就没有现在这么火了。

一句话总结以上改名的企业:名字未改,定位先行。

餐饮企业改名不仅仅是“改个名字,换件衣服”那么简单。

他们改名字往往是企业战略的改变,大到经营策略、企业形象、店面装修,小到菜品结构(菜单)、代言人、服务员服饰等等都会随之改变。

比如,肥东老母鸡改名蒸小皖之后,由主打鸡汤升级为蒸菜,80%的菜品是全新菜品;为配合菜品升级,自主设计了蒸菜的蒸器,主打小蒸笼;还有店面形象的整体升级等等。

这家餐厅改名后营收涨80%,但有些餐厅名让人想打老板

这家餐厅改名后营收涨80%,但有些餐厅名让人想打老板

再比如,巴奴改名后,企业形成了以产品主义为核心的战略思想,其它行为都围绕它展开:

精简菜单, 菜单从100多种菜品删减到以毛肚为核心外加12大护法的产品组合形式;

砍掉加盟, 从做业务到做品牌,砍掉90多家加盟店,大力发展直营店;

重视菜品, 自建中央厨房,开放后台供应链,与西南大学合作针对毛肚开展生物研发技术;

同时店面升级、服务理念升级。

还有阿五,改名后一年内将大鲤鱼进行了五次升级,实现了中餐食材手工制作的标准化,同时自建鲤鱼养殖基地做产地溯源,这一改名“升级”让阿五一年增加了300多万元的采购成本。

尽管有些餐厅更换了品牌名称,就像明星改名字一样,迎来了好运,利润也随之提高,但对于大多数品牌来说,改名也存在一定风险。

内参君简单总结,就有以下三个方面:

① 原品牌资产流失。

改名后原品牌的忠实顾客、品牌知名度、美誉度可能会随之流失。改名,有时候无异于重新创业。

同时,改名之后企业传播点变得“脆弱”,如果有一天巴奴的毛肚不再好吃,蒸小皖的蒸菜不吸引人,那巴奴将不再是巴奴,蒸小皖也会被人们遗忘。

② 品牌重建耗费成本。

新品牌的推广需要大量资金,相继而来的店面装修、员工服饰、菜单等也需要资金投入。

我们举一个大家熟知的案例,加多宝丧失“王老吉”的品牌之后,为了不丧失原有市场份额,仅在2012年4月份,加多宝的广告投入就高达4亿,这还仅仅是一个月的广告费用。

即使加多宝通过广告的狂轰乱炸赢回了市场份额,但这对于加多宝而言,这一费用支出是极其巨大的。如果加多宝集团继续拥有“王老吉”的品牌,可能就能省下几十亿。

这家餐厅改名后营收涨80%,但有些餐厅名让人想打老板

③ 新品牌的未知性。

另外,改名之后品牌不一定会获得成功,甚至还不如原品牌。比如漾漾好·贡茶,将贡茶带入中国大陆后迅速走红,后因李鬼太多改名为四云奶盖贡茶,然后泯然众人矣。

生意不好,不能想着换个名字改改运。与其病急乱投医,不如好好思考为什么会生意不好?是菜品问题?服务问题?还是确实是自己餐厅名字不讨喜?要改品牌名也不能仅仅换个名字。

下面这几个餐厅的老板们,就真的该考虑换换品牌名了,顾客都看不懂你们的名字,给朋友打电话约饭难道说“我在那个、那个,那个字读啥?”

这家餐厅改名后营收涨80%,但有些餐厅名让人想打老板

这家餐厅改名后营收涨80%,但有些餐厅名让人想打老板

这个餐厅你敢进吗?不,你敢吃吗

翔寿司(后改名叫翔屋料理,好像也好不到哪去)

饿于我炸(油炸麻辣烫)

糟难吃

猪圈火锅

老板是个逗比?

来吧来吧(韩餐)

牛B大串

勺搁哪了

蝦先生很大

老板很耿直

就三桌涮肉馆(最开始店里就三个桌子)

隔壁老王

靠脸吃饭

饿了没麻辣烫

饿了就来

一科不挂(烧烤店)

第一烤场

口渴了饮品

饿棍(纸巾盒上写着善待饿人)

见面不如吃面

老板一定很有才

天天过年

食之六七

打嗝也来香

王者农耀(湘菜馆)

草包(早餐)

闻鸡起舞-本地鸡窝(鸡火锅)

海辣百川

爸爸烤肉

孙子烤肉

在被和谐的边缘疯狂试探

叫了只鸡

温家煲

膨栗缘

本拉登烧烤

饭醉团伙(据说后来被取缔了)

無餓不坐

社会主义炖大虾

麻辣戈壁(麻辣烫)

烧货(烤肉)

垃圾火锅(工商介入已改名)

不知所云

蔴将

Ta和谁上床了Whose Bed(现在在大众点评已经搜索不到了)

你还见过哪些奇葩名字的餐厅,欢迎留言报到 。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