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庄拆拆拆,广州的美食地图需要重新绘制了!?

2019年5月30日,广州龙洞街山地内的一座占地5000多平方米的违建“农庄”被依法拆除,这已经是龙洞街拆除大体量违法建筑的第5宗。

2019年5月30日,广州龙洞街山地内的一座占地5000多平方米的违建“农庄”被依法拆除,这已经是龙洞街拆除大体量违法建筑的第5宗。

自去年4月以来,广州市城管部门在“还绿于民”措施出台后,针对红线范围、缓冲区、七个重要出入口、进山路径等 ,分别进行了治理违法建筑的行动,至今,广州市内已经有超半数以上的“农庄”被依法拆除。其中,白云区、番禺区、增城区、从化区等区域的“农庄”受影响最广。据了解,目前广州番禺区已经拆除“农庄”近2000余个,白云区也仅有少数合法“农庄”被保留。

农家菜,是“食在广州”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现代都市人追求淳朴饮食风的重要渠道。随着这次一大批农庄被拆,毫无疑问,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广州餐饮市场的生态环境,促使农庄经济来一次彻底的洗牌。那么,未来,消费者在哪里才能吃到地道的农家菜?广州城区会否掀起一股吃农家菜的热潮?农庄会不会成为餐饮投资的新热点?

看点

被拆除或勒令停业的“农庄”已经超过半数

至今年5月底,广州市内因拆违建行动被拆除或勒令停业的“农庄”已经超过半数。其中,去年在广州因违建所影响的“农庄”,已经超过数千家。

截至2018年底,白云区龙洞筲箕湾水库附近的“农庄”被拆除了20余家、勒令停业20余家;帽峰山水库周边的“农庄”几乎全部停业或被拆除;增城区自去年6月开始,市区内违建“农庄”多被拆除;从化区的违建“农庄”也几乎绝迹。

自2019年1月以来,在农庄兴旺的番禺,不少农庄逐渐被拆除,有知情人士表示,目前番禺区已有超过5成的农庄被拆除。

解读

01“农庄”缘何属违建?

此次有关部门对违建的整治态度是“零容忍”,那么,什么是违建?

一般而言,未经规划土地主管部门批准,未领取(或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临时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擅自建筑的建筑物和构筑物,过期的临时建筑等,都属于违建。违建案例涉及广泛,尤其是村内的自建或自改房、未经批准修建建筑的农耕地等,都属于较容易忽视的案例。

根据这一规定,在广州大量存在的“农庄餐厅”,显然存在上述情况,因此都是属于违建这一范畴。

自去年4月以来,广州市城管部门在“还绿于民”措施出台后,针对红线范围、缓冲区、七个重要出入口、进山路径等 ,分别进行了治理违法建筑的行动。因此,存在违建行为的“农庄”自然被列入其执法目标当中。

02 “大棚房”被整治

根据2018年自然资源部、农业农村部部署在全国开展“大棚房”问题专项整治行动部署,以及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发布的《番禺区强化“散乱污”场所清理整治行动方案》,而不少作为违建“大棚房”的农庄,自然首先成为了需要排查的“散乱污”场所。

2018年8月20日,我国自然资源部、农业农村部联合召开动员部署会,部署在全国开展“大棚房”问题专项整治行动。2018年9月7日,广东开始部署整治工作,随后,广州市就跟进部署落实。

究竟什么样的“大棚房”需要整治呢?按照相关的规定,违法在农用地上建设包括如下:

1、新兴业态,比如农业小镇、田园综合兼顾农业生产、科技示范地、产品研发、农业体验区、休闲旅游等项目,农业用地是不能借助任何名义进行占用或者破坏;

2、建房类,比如家庭住宅、私人别墅、私人农庄、商品房、出租房等;

3、农产品加工,比如词料加工、果蔬分级分类等;

4、经营类,如餐饮、娱乐、驾校、酒庄、停车场、垂钓园等。

03“散乱污”被清理

再看清理“散乱污”。番禺区治理“散乱污”,已经不是最近的事情,而是在2018年就已经轰轰烈烈开展,不仅关掉了很多小作坊,也拆除了不少临时搭建的建筑。

根据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政府于2019年1月9日,在其官网上发布的《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番禺区强化“散乱污”场所清理整治行动方案的通知》显示,《番禺区强化“散乱污”场所清理整治行动方案》中所指的“散乱污”场所包括如下:

1、“散”是指不符合当地产业布局等相关规划的企业(场所),没有按要求进驻工业园区(产业聚集区)的规模以下企业(场所);

2、“乱”是指不符合国家或省产业政策的企业,应办而未办理规划、土地、环保、工商、质量、安全、能耗等相关审批或登记手续的企业,违法存在于居民集中区的企业、摊点、小作坊。

3、“污”是指依法应安装污染治理设施而未安装或污染治理设施不完备的企业(场所),不能实现稳定达标排放的企业(场所)。

餐饮行家马先生表示,不单只番禺区,广州市周边大多农庄都有侵占农田、违规排水排污等问题,因此这些农庄被拆也是迟早的事,这对于美化市容市貌,还市民绿水青山有莫大的好处。

现状

今年,违建“农庄”命途多舛

经过去年市城管部门雷厉风行地执行拆违行动,并通过今年第一季度的缓冲期后,广州市内有不少违建“农庄”已经自觉停业,放弃“挣扎”,等待相关部门的拆除指令。

今年4月,市城管部门再次重拳出手,针对水道范围外的违建“农庄”在进行新一轮的拆违工作。

01 龙洞:只剩下不到3家“合格”农庄

4月9日,龙洞街山地内占地最大的户外“农庄”豪源山庄开拆,至5月30日止,龙洞街山地内另一座占地5000多平方米的明泉山庄被依法拆除后,龙洞街在两个月内已经拆除5家大体量违建“农庄”,此外,中体量“农庄”也被拆除了近8家,其余数十家小体量“农庄”也被勒令停业整改。

至此,包括去年龙洞筲箕湾水库附近被勒令停业拆除的“农庄”,整个龙洞区从过去最高峰时100多家的“农庄”,如今只剩下不到3家具有合法经营资格的“农庄”了。

02 帽峰山、天鹿湖一带:大部分“农庄”能幸存

与此同时,白云区帽峰山、天鹿湖一带的“农庄”聚集点,也受到市城管部门拆违行动的关注,但由于历史原因(景区曾政策扶持“农庄”产业) ,大部分“农庄”未被列入拆违范围,但是否整改则需要后续商榷。

据了解,此前帽峰山山地内“农庄”超过100家,除去年水库周边被停业或被拆除的“农庄”外,目前仍然在经营的“农庄”有60余家左右。

此外天鹿湖一带的“农庄”,除了水道周边以被依法拆除的违建以外,各处的农庄依然正常营业。

03 增城、从化、花都等区:多被依法拆除

增城、从化、花都等区的违建“农庄”,今年以来也多有影响,多处景区周边尤其是水道周边的违建,广州市政部门均公正执法,绝不手软。

据增城饮食行家、经营有小农庄的刘灶城介绍,今年拆“违建”是这么多年来最严格的一年,从今年2月份开始,市城管部门联合水务部门,针对在河边、涌边的“农庄”,不管有执照没执照,一律以整治水污染缘由给予拆除(对持有合法执照的农庄给予了补偿)。

另一位增城“农庄”的经营者“肥仔”介绍,他的“农庄”建在增江旁边,自己也曾是政府授予的“救灾英雄”,但面对铁面无私的执法,“农庄”依然被依法拆除。对此“肥仔”表示相当无奈,但对政府相关部门强有力的行动表示赞许。

04 海鸥岛、亚运城、大夫山一带:超过5成农庄被拆

据记者观察,早在2018年10月,位于海鸥岛的红树林餐厅便开始拆除,直到2019年春节后,才完成拆除。进入2019年3月,同样是海鸥岛的名气农庄,球妹大排档、顺德公农家菜、米佬烧鸡等农庄也被拆除,与此同时,位于浮莲水乡生态园内的浮莲水乡生态园林酒家,位于亚运城综合体育馆南面的农庄一条街也被拆除。据知情人士透露,因为整治“大棚房”,清理“散乱污”的原因,至今已经有超过5成的农庄被拆除。

据了解,在农庄被拆除后,一些农庄经营者选择了入室经营。从亚运城综合体育馆南面的农庄一条街搬到了石青公路78号翔盈酒店旁的“亚运农庄”梁姓负责人对记者说,入室经营后,困难更多,挑战也更多。梁先生表示,“亚运农庄”于2019年3月17日被拆除,在2019年6月初搬进新址。在被拆除之前,亚运农庄的总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室内面积为500平方米,但是由于地方开阔,餐位约有500个,每月租金也只需要10000元,而入室经营之后,总体面积仅有500平方米,餐位比原来少了三分之一,营业额也比原来少了三分之一,然而租金却升至原来的6倍,不变的只有人均消费,经营难度更大。“入室经营后,虽然经营变得越来越困难,也唯有见一步走一步。”梁先生无奈地说道。

而另外一家从南派村搬到亚运城综合体育馆南面农庄一条街还不到一年的福满楼同样经历了被拆的命运,在农庄被拆后,也是选择了入室经营。其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在了解过相关的法律法规之后,对政府的工作表示支持。不过入室经营后面临的顾客流失、租金上涨等问题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进行调整,他希望政府有一定的扶持政策出台,帮助被拆迁农庄的经营人、工作人员解决经营、就业等问题。

餐饮行家马先生也认为,如何安排、安抚被拆农庄的工作人员的再就业是企业、政府、社会要率先考虑的问题。

探讨

“农庄”何去何从?

据某点评网站统计,在2018年,全广州的农庄数量超过4000家,而目前,记者其网站主页以“农庄”为关键词搜索发现,仅剩2052家与“农庄”相关的商户,其中还包括暂停营业的商户,关店率超过了50%。

广州号称“美食天堂”,不仅城区有各式各样的老字号、大品牌餐饮,而且其郊区的农庄也是也是构筑这“美食天堂”的重要一部分。有人认为,农庄大量被拆,广州的美食地图要从此改写,去农庄吃农家菜可能要成为历史。

龙洞豪源山庄的负责人说,就目前的政策以及条件,近一两年内广州市的“农庄热”定会有所式微,经营者也不会考虑在这段时间新开“农庄”了。

01“农庄热”会式微

他介绍道,就目前的“农庄”生态来说,首先要选取合适的地方建设农庄已经不太容易,郊区周边的地方由于大多属于农耕地,经营者绝不可能再选其位置,顶风作案。加之就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来说,大部分周边地皮的出租合同,也不会超过两年,因此经营者在得不到续租承诺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盲目投资的。而在市区内选址建农庄,由于租金成本等费用较高,也比较难成气候。因此,对于被拆违的“农庄”经营者来说,近期再造“农庄”的想法应该是想都不敢想的了。

而另一位有经营“农庄”经验的何先生就说,就目前的大环境下,若果开“农庄”首先就不考虑在过往的热门选址中选择了。他认为,就目前的芳村、金沙洲、琶洲等区域可以考虑。但在投资前必须相当清晰地了解好情况,以免再踩违建“雷区”。

在番禺区江滨北路经营着一家名为“好运江景餐厅”的负责人吴先生表示,随着国家法律法规的一步步完善,大型农庄难以再回到几年前的那种盛况。在经历了一轮大拆之后,很难再有大型农庄的出现,首先是土地性质的问题,按照现在的法律法规,农用地建设相当严格,用来经营餐饮属于违规建设;其次是环保问题,无论是市内的餐厅还是农庄,我国的排水排污要求都是相当严格,一套符合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的排放要求的排水排污设备不下20万元,成本相当高。

至于农庄越来越少,对市民、对商家、甚至对广州餐饮业的发展有何影响的这个问题。吴先生表示,对市民而言,吃农家菜的成本会越来越高,随着城镇化程度的越来越高,人们再难以吃到广州的农庄里种植的蔬菜、放养的鸡鸭鱼等鲜活产品,消费上涨三分之一是必然的趋势;对于商家而言,能存活下来的农庄,在土地、环保等方面的投入也会越来越多,经营成本势必也会随之提高;不过对于整个广州餐饮业而言却又是一个升级转型的好机会。众所周知,广州不少农庄靠着所谓的“物美价廉”来“以次充好”,加剧了农庄之间的恶性竞争。而这一次的整治,可以说是广州农庄的大洗牌,淘汰掉劣势企业,留下实力强劲的品牌,让农庄朝着新方向发展。

02 私房菜农庄是发展方向

经过这一次整改,记者发现,能留下来农庄除了符合法律法规外,这些农庄可以分为两类,一是小型的私房菜精品农庄,二是大型的园林酒家式农庄。

1、小型的私房菜精品农庄。 以小而美的“好运江景餐厅”为例,这种私房菜式的精品农庄整体面积不大,“好运江景餐厅”只有5张桌以及两个包厢,约有70个餐位,依靠着村边房屋建设,既没有违规侵占农业用地,而且申请经营许可证以及安装排水排污设备颇为便利。同时,餐厅院子空地可以适当种植蔬菜以及水果,让顾客更有闲适之感。记者发现,该餐厅主打茶艺,室内按照茶室的风格布置,顾客不仅可以尝到农家菜,还能品茶聊天,而人均消费在60-70元之间,比一般的农庄消费要高15%左右。主理人吴先生对记者表示,这种小而美是目前餐饮界的发展潮流,小而美的私房菜式农庄是他的一种摸索,而这种小农庄的前期投入也不用太大,50万左右的预算便可以投入经营。

2、大型的园林酒家式农庄。 而以另外一家番禺较为出名的园林式农庄“顺景十二涌”为例。这种大型的园林式农庄面积通常超过1000平方米,餐位超过500个,包厢也超过10个。农庄内既有树木也有鱼塘,适合家庭游玩或者公司团建,同时人均消费在80元左右,比起一般的农庄消费要高35%。因为该农庄建设比较早,而且手续齐全,符合法律法规,“顺景十二涌”作为园林式农庄得以继续经营。不过餐饮行家马先生表示,像这种大型的园林式农庄,投资往往超过千万,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得起。但是这种农庄仍然是农庄的主流。

据了解至今为止,广州市(包括番禺、增城、从化、花都)内超8成以上的“农庄”已经不复存在,而且据了解这个数字还可能继续上升。可以预测的是,半年后广州市面留下的“农庄”可能不超过此前的十分之一,而他们的未来,相关行家分析说有可能生意激增,也有可能受大环境影响而失宠。他们的状况会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