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新茶饮扎堆、混搭时兴,其未来之路到底在哪里?

新式茶饮已经成长为消费领域的新风口,这个价值500亿的新街头市场正在吸引各路资本纷纷入局,希望在热火烹油的新消费领域寻找新巨头。深圳,是新茶饮的重镇,在这里新品牌、新玩法在这里诞生,也直接反映着更替迭代的最新动态。

新式茶饮已经成长为消费领域的新风口,这个价值500亿的新街头市场正在吸引各路资本纷纷入局,希望在热火烹油的新消费领域寻找新巨头。深圳,是新茶饮的重镇,在这里新品牌、新玩法在这里诞生,也直接反映着更替迭代的最新动态。

近期,网红品牌鹿角巷在深圳的首家门店宣布关门,瑞幸作为咖啡新零售的代表也在深圳地区正式上线跨界饮品“小鹿茶”。深圳新茶饮扎堆、混搭时兴,其未来发展之路到底在哪里?

鹿角巷于近日关闭深圳首家门店。南都记者陈盈珊摄

混搭成为新消费领域时兴玩法,另一个名字称作“跨界”。奈雪的茶和喜茶作为新茶饮的代表,跨界卖起了酒。对于传统饮品巨头,星巴克弄起了咖啡特调酒系列。而瑞幸作为咖啡新零售的代表,则在7月宣告在全国全面进军茶饮,推出的小鹿茶系列在近日于深圳面世。茶饮、咖啡、酒,成为饮品混搭里最受欢迎的三剑客。

混搭,意味着有市场需求。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咖啡消费的高峰时段往往是上午九点至十一点的上班通勤时段,以及下午一点至三点的时段。而酒水时段,往往集中在晚上九点左右爆流量。而对于白领上班族而言,下午茶越来越成为消费的黄金高峰,茶饮与轻食也便应运而生。

“茶饮市场在中国其实比咖啡更加庞大,但是,目前茶饮市场,头部连锁茶饮品牌少,加盟店模式导致产品品质参差不齐,供应链管理能力不足,现做模式不能严格保证产品的卫生健康问题,用户不能预点单、排队购等买体验难以得到保证,这些都是当前新茶饮市场面临的主要问题”,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郭谨一在七月发布会如是说道。

混搭,或许也意味着同质化产品线下,新一轮的创新焦虑。几乎每一家饮品新消费品牌,对标的品牌都是星巴克。星巴克,有点累。做咖啡的卖酒卖茶、做茶的卖酒卖咖啡,而在茶饮这个品类,大家的产品研发都几乎一致。

奈雪的茶和喜茶的产品迭代历来受人关注,两家创始人曾在朋友圈隔空互怼的新闻曾登上网络热搜。刚过去的六一儿童节,喜茶联手阿华田上线了阿华田波波冰系列,奈雪的茶则牵手旺仔弄起宝藏茶、芝士杯系列。奶盖、果茶、甚至乎红糖这样的配料,大家的产品线重合甚广。

而业界也有另一种担忧:跨界融合的背后,与其说是做加法、引流量,不如说是另一重创新焦虑。从2017年品类爆发至今,各大品牌都在不断发力,抢占品类高地。看上别人锅里的菜,或许意味着自身锅里的菜要吃起来有些乏力。

饮品作为餐饮界的重要分支,从品质、创意再到营销多维度的竞争,有业内分析指出各大品牌都遇到了隐形的天花板。头部玩家们,背靠大资本,都希望进一步提高自己的供应链水平来形成壁垒。而星巴克的供应链在这个板块,相应更标准化,形成壁垒。

饮品新消费领域,在同质化问题之余,也容易遇到山寨品牌的围追堵截。新近关闭深圳首家门店的茶饮品牌鹿角巷,可以说身处在山寨纠纷的漩涡之中;即便现在打出名堂的喜茶,在最早之前的商标名字并非是“喜茶”而是“皇茶”。

正牌与山寨重重纷争,商标保护是新茶饮界一直剪不断、理还乱的“老大难”。在国家商标登记的网络上进行查询,可以看到,新茶饮很多网红品牌的商标注册非常混乱:由不同的申请人注册过不同的商标名称和类别,但都很难分清版权归谁。

“星巴克的商标已然形成具体价值,要模仿这样的店铺成本很大,而对于还在起步阶段、或者网红打法的街铺品牌,新店扎堆的饮品市场还在大浪淘沙的阶段,仍然有漫长的道路要走”,业内人士指出。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