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入账60亿,比肩海底捞,西贝为何永不上市?

“西贝永远不上市!”贾国龙说,加上“永远”两个字是必须的,就是要把话说绝,断了人们的念想。

“西贝永远不上市!”贾国龙说,加上“永远”两个字是必须的,就是要把话说绝,断了人们的念想。

西贝永远不上市并无对错,只是组织的一种选择。在西贝这场大游戏里,贾国龙称自己是编剧、导演兼总设计师,他不想被一张财务报表束缚,而是要“把利分给奋斗者”,并且独创了一套分钱哲学:“先给钱,再干活”“陷入精算逻辑,累死你”“要想好,大让小”……

靠着这套奋斗密码,贾国龙驱动3万名员工共同成长,一年入账60亿,比肩海底捞。

贾国龙说,西贝激励的逻辑是“幼儿园逻辑”。

所谓“幼儿园逻辑”,就是创造性地、“巧立名目”地发奖金——如果发成固定工资,就起不到效果了。

2018年西贝4天的年会,100多位年轻干部上台述职,光PK奖金就发了300多万。

在西贝,各创业分部、总部职能部门报上来的年度奖项,百分之百全批。

“我是送我女儿去幼儿园时受到启发的。”贾国龙说,我发现墙上有一大片小红花,每个孩子名字后面都有,都不少。

老师就是在巧立名目地奖励小朋友:

你吃饭好,吃饭小标兵;

睡觉好,睡觉小标兵;

唱歌好,唱歌小标兵;

……

反正就各种理由奖励你,没发现孩子自从进了幼儿园都很开心吗?

贾国龙说,西贝干部要学会创造性地发奖金,创造性地激励。讲得更直白,就是要学会赚钱之前先分钱,而不是赚了钱之后再分钱。

善于分钱,才能越赚越多。

济南恒隆广场店,从2017年9月开业,当天营收80万,季度营收750万,至今保持着西贝三代店月均营收纪录。

店长李阳,他激励团队有绝招。

2017年圣诞节,恒隆店的大菜是“阿克苏苹果烤鸡+浇汁莜面套餐”,149元一套。一大早,李阳就让门店A、B、C三个区的部长报销售目标,每区50份,共150份。

李阳不肯善罢甘休,每区追加到60份,共180份。

以前都是结束后统计销售,这次是提前发提成,每份提成10元,每区600元,每区散服5人,每人任务12份,开卖前每人120元先拿到手,然后拍照,造势。

然后A、B、C三个区进行PK,第一名奖励100元,第二名奖励5毛钱。

5毛钱一张票子,或者一个钢镚儿,现场发给团队,然后拍照,发到大群里,领导、伙伴,全看得见。获奖者分100块钱,年轻人并不在乎那点钱,关键是很好玩儿,100块跟5毛钱比,翻了200倍!

玩法还有很多,或者当天闭餐工作交给最后一名,另外两个区早下班,或者输了的给赢了的买奶茶。

在贾国龙看来,西贝的组织基础就是“赛”,一个人在什么环境和场合最积极?比赛的时候。

奖励从滞后到提前,向员工传递一个信号——“信任”。李阳说:“如果你对员工产生了怀疑,他的潜能往往就激发不出来。”

如果有没完成12份任务的员工,钱也不用退,120元就是奖励。

即使你今天一份没“开”,你的上级帮你卖3份,也会在对讲机里说:某某某今天卖了3份,不错,继续努力一下。

这就帮你建立了自信。上司就是要对下属负责。你心里就会觉得亏欠他,就想着明天多卖点补给他。

总之,先投入,才能打胜仗。

湖畔大学同学有一次和贾国龙争辩:一名基层员工市场价月薪5000,你为什么非要给6000?

贾国龙回应,给他6000,首先他肯定高兴,再给他赋能,让他干出7000的活来。等到他能力涨上来再提高收入,理就不通,西贝就成不了人才洼地。

“利益向一线倾斜这一点,谁也别动小脑筋,总觉得两万多员工,每人多给一万块,一年两个多亿就没了。”

贾国龙经常敲打干部:“人都是有良心的,多给两个亿,没准给你干出四个亿,至少干出两个亿,不会让你多掏腰包。设计待遇、福利时陷入精算逻辑,累死你,你能算过两万多名员工吗?”

张慧,今天的西贝首席运营官。他曾为西贝菜品标准化做出重大贡献,早年是西贝一家大店的总经理,六年奋斗,张慧显著提升了门店业绩,其间贾国龙送给张慧该店15%股份,但因前期项目投资过大,始终不赚钱。

2011年总部回购股份时,张慧万万没想到,公司一次性把600万现金打到自己账户。

“我没那么高大上,就是公道地回购股份。当然如果一个人骗他、唬他,说公司账上没钱,项目还亏那么多钱,不给你,也能说下去。”

贾国龙说:“在这些事情上我一直是,你算的500万,我多给你100万都行。”

这个故事讲的是西贝领导力的一条原则:“要想好,大让小”。

贾国龙解释说:“跟下边人算账,压在中线上的利,给你;压在中线上的害,我揽回来。当领导的如果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下边人就服气。”

贾国龙坚信,价值是创造出来的。“我有同学做建筑设计,最烦碰上砍价的老板,60万报价想尽办法抠成50万,结果人家就给你干出20万的活,傻不傻?”

越是高级干部,越是要激发他的创造性,他为你创造了更大价值然后分走一部分,这才是公平的。

或许你会说:“先分钱,再赚钱”固然没错,但那是因为西贝已经赚了大钱啊,这样写,是不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

1997年,贾国龙第一次走出老家临河,在深圳开园丁酒楼,9个月赔了100多万。贾国龙夫妇关了店,退回临河。

本文部分参考读客文化出品,贾林男著《西贝的服务员为什么总爱笑》,红餐网已获得授权。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