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江西瓦屑坝

  安庆、合肥一带的土著居民应该都听老人念叨过一句话叫"家在江西瓦屑坝".听过这句话的诸位有没有想过,咱们这些家在江西瓦屑坝的江西人,怎么就到安徽来做了土著了呢? 这一切都要从七百多年前的一次起义说起。
  蒙元横征暴敛、率兽食人,天下皆苦。又将民分四等,蒙古一、色目二、汉人三、南人四(淮河以南的汉人),故天下又以我们淮南汉人所受压迫最重。蒙古鞑子跑马圈地、纵马踏苗,鄱阳湖的汉人百姓生计无以为继,数姓义民暗议起事、驱逐鞑虏,在压制月饼时放入纸条"八月十五殺韃子".
  可惜密谋败露,起事义民扶老携幼出逃,被前来镇压蒙古鞑子铁骑追到了江边"瓦屑坝",无处可逃,绝望的百姓中有人念诵"南无观世音菩萨"以求解脱。就在数万百姓即将惨遭屠戮时,观世音菩萨突然显圣,扔下手中柳叶化成方舟,柳枝化作桅杆,百姓纷纷跳上方舟。舟上没有风帆,借着菩萨神通顺江而下。到了江北,方舟搁浅再次变成良田千倾,桅杆化作了高塔,百姓为了纪念逃出生天,重归安全,故称此地为"安庆".
  太祖高皇帝驱逐鞑虏,神器重归炎汉,顺江漂下的安庆城受菩萨庇佑也成了江淮大城。但安庆城中始终流传着一句诅咒,因安庆土话称船帆为"蓬",如果来了姓彭的知府,彭蓬同音,安庆城这片方舟就好比挂上了"蓬",将重新飘回江中,山河动摇。
  好在安庆文脉昌盛,朝中谙知"蓬来化舟"诅咒的瓦屑坝籍官员不少,巧妙地避免了彭姓知府上任安庆。
  虽然百般防范,瓦屑坝移民害怕的事还是来了。某任知府暴病身亡,朝廷紧急从南京调来了一位彭姓候选道接任安庆知府。调人的公文邸报传出,城中流言四起,民声为之沸腾。
  再说这个彭知府,他在南京当了几年有官无职的候选道,好不容易熬到了个名府大邑的实缺,急忙备船从水路往安庆赶,谁知到了安庆,无数百姓在码头上聚集,跪求彭府台不要登陆
  彭知府见这无数百姓痛哭陈情,自己初来乍到,也不好弹压民意、强行登陆,只好在船上留宿思考对策。本来今颠高高兴兴,你们为什么要说什么"蓬来化舟顺江漂"的鬼话。
  前文讲到观音菩萨的柳叶化作方舟,柳枝化作桅杆,靠岸后方舟变回土地,桅杆则变成了一座高塔。人们为了纪念菩萨的恩德,围绕高塔在江边兴建了迎江寺,在船上滞留无法登岸的彭府台派师爷到迎江寺请教高僧有何破解。
  高僧随师爷上了船,听彭大人倾诉了烦恼哈哈大笑,一句就破解了彭府台的难题「这有何难?不想让船走,岸边抛锚不就好了?
  高僧一语惊醒梦中人,彭府台召集全城百姓募捐铁器。全府百姓踊跃捐款,募得铁器与府库生铁共计一万六千斤。彭府台急令全城铁匠赶制出一对八千斤的巨锚,放在迎江寺山门口面对长江。从此安庆城这片方舟落锚生根,就算插上彭府台这张大帆也岿然不动。彭知府一劳永逸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也被百姓敲锣打鼓迎上了岸。
  几百年来,长江水患频繁,沿岸汛情不断,只有安庆府城安然无恙、风调雨顺,大概都是赖大铁锚的守护。时至今日大铁锚仍然是安庆府城人的守护者,也是我们全体淮西瓦屑坝移民的图腾
  文革期间,红卫兵、造反派妄图将大锚当成四旧破坏,送到废品回收公司。所幸废品回收公司的负责人都是本地土著,深知大锚对于安庆或者说整个皖鄂地区瓦屑坝移民无可替代的重要性,冒着被批斗的风险将大锚雪藏在仓库中进行了保护。文革结束后,大铁锚重见天日。
  我查询了资料,文革期间安庆没有彭姓的革委会主任(文革时期的地区一把手),否则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啊。哈哈。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