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语

  大青山是种茶名地,处处可见大大小小的茶庄。
  其中,以陈员外和林员外的茶庄规模最大。陈员外为人善良,造福乡里;而林员外恰恰相反,为人吝啬,苛刻乡里,被称为林扒皮。两家茶庄规模不相上下,产出的茶叶不相伯仲。
  这日,陈府外来了一个老头儿,自称姓王,岭南人氏,本以种茶为生,无奈家乡发大水,只得逃难至此,听闻陈员外素有善名,特来投靠。
  "我只要有口饭吃,其他的都不计较。"王老头说。
  恰巧陈府新辟了一小片茶园无人看管,陈员外便爽快地留下了他。
  王老头很尽责,大半年过去了,这新辟的茶园产出的茶叶竟然比其他地方的好了许多。
  到了品茶那天,陈员外将各处茶庄收上来的茶叶分别冲泡后,一杯杯品尝。尝到最后那份茶叶时,陈员外两眼发 亮:"妙,妙!这是何处收上来的?
  王老头上前一步,抱拳 道:"正是我那小园子。
  陈员外连连点头:"老人家这茶叶长得比别处都好,且味道清香,余味悠长,妙!"说完便决定将陈府大大小小的茶庄都交给王老头打理。
  当天晚上,陈员外和两个儿子正在用膳,二少爷埋怨道:"爹,你怎么让个疯老头来管茶园?下人说这老头成天在茶园里念叨,好像在唱曲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请了个唱戏的呢!
  大少爷却说:"这我也听过,不过高人自有高人的手段。只要他能种出好茶叶,唱戏又何妨?
  陈员外连连点头,二少爷面露不快,却也只得闷头吃饭。
  过了几天,到了交货的时候,陈府上下格外忙碌。茶叶都装箱正要运出去时,王老头却站出来说:"慢着!
  陈员外一愣,"老人家有何事?
  王老头道:"这几天府里人都在说我举止怪异。其实这是我祖上秘传的茶语之术。以此术在茶叶林中吟唱,与茶树心心相通,便可令茶叶生长加速,且口感脱俗。
  此言一出,在场人无不惊讶。
  "这茶语之术闻所未闻,老人家身怀奇术,技高一筹,令人佩服。"陈员外笑道。
  王老头说:"我说这话,并自吹自擂,实有一事相求。昨晚,我听得茶树之语,说今日这茶叶中,混进了劣等茶叶。若是运出去,只怕陈家的名声败坏,从此遭人唾弃。所以,还请员外爷开箱验明。
  陈员外还未开口,二少爷跳了起来,"你这老头儿说三道四是何用意?我陈府做生意,一向童叟无欺,怎么会以劣充好?
  王老头道:"我深感陈府大恩,所以才敢有此举动。开箱验明不过片刻,误不了事。可若是劣质茶叶流出去,只怕后悔莫及。
  二少爷还想说什么,陈员外摆了摆手:"就依你吧!这批茶叶比预定时间提早完成,如今开箱也误不了事。"说着,便指挥众人将其中几个箱子打开。他走到一个箱子前,抓了一把茶叶,放在鼻尖细细一闻,脸色顿时变了。
  大少爷也上前一看,惊呼道:"茶叶怎么被掉包了?
  箱子一一被打开,里头的茶叶十有八九都被换成了劣等茶叶
  "这茶叶昨天包好后我一一检查过,一定是有人趁夜将茶叶掉了包。"大少爷皱着眉头说。
  陈员外不禁面露怒色,"这劣等茶叶一旦流出,陈府的名声就完了。
  陈员外将二儿子叫到跟前,猛地就是一巴掌。
  二少爷被打得莫名其妙,嚷嚷道:"爹,怎么打人?
  陈员外"哼"了一声,道:"还要我明说吗?从装箱到上船,这段时间只有你一人在仓房。别人就算想掉包也没这个机会。
  二少爷摸着脸颊,恨恨道:"凭什么断定是我?
  陈员外咬牙切齿地说 :"不只是我,还有你大哥、王老爷子,以及陈府上下,谁不心如明镜?谁有这个胆量,谁有这个机会,除了你,还有谁?
  二少爷 "扑通"跪下,说自己前阵子赌输了钱,这才出此下策,以次充好换了钱去还债。
  陈员外气得直哆嗦,"你这逆子,从小就不学无术。我陈府大大小小的事务,都是你大哥一人在管。就算我百年后,陈府也是你大哥当家,没有你的份儿,也不准你再碰一下茶叶。
  从这以后,二少爷倒是安分了一阵子。
  可没多久,府里的人却发现,二少爷变得有些焦躁不安。明明夜深了,他却一个人到外头溜达。
  这天,王老头到二少爷住的别院,送上了一个锦囊,"这是我独家秘制的茶叶锦囊,可宁神定气,有安眠之效,还请二少爷笑纳。
  二少爷接过锦囊,挥挥手,不耐烦地说:"行了,你出去吧。
  王老头只得点点头,转身离开。
  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这天清晨,陈员外刚起来,就看到管家慌慌张张冲进来,大喊道:"老爷,不好了,林扒皮倒在咱们后山的茶园里!
  陈员外十分震惊,赶紧带着管家赶往后山的茶园。知县带着衙役已经赶到了,仵作正蹲着查看。
  过了一会儿,仵作起身,对知县道:"禀大人,林员外被层层的茶树叶包裹着,密不透气。卑职推测,林员外应该是先受了惊吓,引发心悸症后,呼吸困难。又被层层密不透气的茶树叶包裹起来,窒息而死。
  这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都惊讶不已。
  知县转身对陈员外道 :"陈员外,虽然你为善一方,但林员外死在贵府的茶园里,恐怕和陈府的人脱不了干系。
  这时,陈家二少爷却上前一步,对知县说:"大人,请恕小民直言。林员外全身被茶树叶包裹,陈府上下有这本事的,恐怕只有一人。这人,相信知县也应当有所耳闻。
  知县沉思片刻后,说道:"贵府有一位精通茶语之人,能以话语驾驭茶树。若是如此,恐怕此人就是最大的嫌疑人了。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王老头身上。
  王老头却走上前,仔细查看林员外身上的茶树叶。不一会儿,他直起身来道:"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只见王老头抬起了林员外的手,从他的指甲缝里弄出一些东西,放到知县的眼前。
  "丝?"知县疑惑道。
  王老头道:"正是。这并非普通丝线。从前,我在老家时曾利用茶树和其他树嫁接,培育出一种新的茶树品种。可惜这新种茶树的茶叶苦涩,难以饮用,却有安神定气的功效,可以助眠。我将茶叶摘下,只用叶片的脉络织成一个锦囊,装上这种茶叶。之后,老家发大水,将那几株新种茶树冲走了。在这世上,有这锦囊和新种茶叶的,唯有二少爷一人。
  听到这里,二少爷跳了起来:"你血口喷人!你可以有第一个锦囊,也就能做出第二个。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栽赃
  王老头不说话,又从林员外的手中,抽出了几片干枯的茶叶。
  林员外身上的茶叶,大多是新鲜的,颜色还是鲜绿的。唯有抽出来的这几片,却早已干枯。王老头将这几片茶叶递到知县跟前,说道:"大人,请仔细看看,这茶叶和平常茶叶可有不同?
  知县接过茶叶,细细一看:"不错,从形状上看,确实和一般茶叶差很多。
  王老头道:"这就是我培育出来的新茶叶。这世上再无同样的茶树,自然不可能有同样的茶叶。就算我能做出第二个同样的锦囊,但只要谁的锦囊上有抓破的痕迹,且漏了茶叶,那人自然就是凶手了。
  二少爷脸色大变,抬腿就想跑,结果被衙役们压倒在地。
  陈员外面色死灰,叹着气道:"逆子,你为何要干下这滔天大罪?
  二少爷恨恨道:"你偏心大哥,要把家让给他当,我不服。林扒皮早就惦记着陈家的茶庄了,上次的事被姓王的老头子破坏了。昨夜我与林扒皮商议之时,谁知他犯了病。我将计就计,把他用茶树叶包起来,这鬼模样只能让人联想到王老头所为。老头和大哥一向交好,他自然没这胆量,背后肯定是大哥指使。如此一来,一箭双雕,这陈府自然只能由我当家了。
  众人一片沉默。没想到,二少爷的心肠歹毒至此
  王老头缓缓道:"其实,你第一次和林扒皮勾结时,我就发现了,所以才假托茶语,揭穿你们的阴谋。后来给你锦囊,一是为了修复与你的关系,二来也是借这个机会劝你悬崖勒马。哪知道,你执迷不悟……
  知县道:"假托?难道,茶语之事是假的?
  王老头道:"怪力乱神之事,岂能当真?我所吟唱的,并非茶树之语,也不能驾驭茶树为己用。那不过是一种可以促进茶叶生长的音律而已。以音律促万物生长,古人早已有所提及啦。
  知县道:"原来如此。所谓怪力乱神,不过是人心内的妖魔啊。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