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人之能

  清朝康熙年间,北京有家"义和"当铺,老掌柜郁道生年龄越来越大,便让儿子郁昌跟着站柜台。这天一早,当铺开门后,郁昌注意到有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在人群后踟蹰不前,举动极是古怪,不由暗自留心。日近中午,铺中客人渐少,天又下起了雨,只剩下那个汉子仍徘徊未去。郁道生见状,便向他打了个招呼,并命伙计上茶。那汉子受宠若惊,连忙道谢:"在下程国玉,是东仙桥下‘九味斋’的老伙计,跟着老东家干了二十来年,不承想去年老东家过世,少东家是个不成器的败家子,为还赌债竟要将‘九味斋’半价盘出。在下心疼‘九味斋’的老招牌,对少东家许以全价,想自个儿盘下店铺。少东家心急,只许在下三天的期限。无奈在下积蓄不多,多方筹措尚差八千两银子没着落……"一旁的郁昌一听是这么回事,心中冷笑:哼,一面不识,又无保人,张口就是八千两银子,何人敢放贷给你?果然父亲郁道生笑了笑,婉言拒绝了程国玉。程国玉叹了口气,红着脸拱手告辞。这时雨下得更大了,只见程国玉解开包袱,从里面拿出一件长衫和一双旧千层底布鞋,又脱下那身华丽的衣服和绸缎面方口鞋,一一替换。郁昌见了,开口讥笑道:"客官怕弄脏了好衣服,挺会过日子啊!"
  程国玉脸更红了:"就……就这一身衣服还是从友人那里借来的呢。若是弄脏了,如何向人交代?"说着将那身衣服小心翼翼地裹入包袱。不想郁道生见状,疾步出了柜台,一把扯住程国玉道:"客官慢行!雨大路滑,且到舍下小酌两杯,如何?"说罢将他拉到店铺后客厅坐下,又让仆人们备上了一桌丰盛的酒菜。郁道生便同程国玉推杯把盏,天南地北,边喝边谈,大有相见恨晚之意。这场酒宴直喝到天黑,只见一个小伙计匆匆忙忙赶来,对郁掌柜一番耳语,郁道生频频点头,又叫来几个伙计,一番吩咐。待郁道生回席,程国玉要告辞。郁道生笑道:"程客官,刚才小伙计告诉我,你要借的八千两银子敝店已给你准备好了。请到银库点数!"言毕,拉着他来到银库旁,只见那几个伙计已将大箱小箱的雪花纹银码好。程国玉惊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醒过神来。程国玉走后,郁昌大惑不解,连连抱怨父亲太不谨慎了。郁道生捋须笑道:"以我三十年的经验,相信我不会看错人的。识人贵在识品,程国玉心念故主,爱惜店誉,已是让人钦敬;他借人一身衣服犹爱护有加,如此看重自己的信誉,八千两白银又岂会不知珍惜
  酒宴之时,我看似同他东拉西扯,实则是考他,发现他确实有一肚子生意经,而我暗中又派小伙计去东仙桥‘九味斋’打探,证实他的话确实无虚,这才敢放银给他!"郁昌却只是摇头。眨眼间一年过去,果如郁道生所言,程国玉将"九味斋"经营得红火至极。到了年关,发了财的程国玉亲自押了本金和利息,抬了一面金匾,一路吹吹打打,送至义和当铺。从此,"义和"的名气更响了,在京城有口皆碑,郁道生也被人称为"义商".郁昌这才算服了父亲!一晃又是几年过去,在父亲的熏陶下,郁昌日渐成熟。郁道生便来了个"半退休",隔三岔五到店铺转转而已。这天,一顶四人抬的青毡小轿停在了"义和"门前,一个小厮手持一张大红全帖走进店铺。郁昌接过帖子一看,原来来的是新科探花祝大位。郁昌不敢怠慢,急忙出店迎接。祝大位落轿入座,吞了一口香茶,便开门见山提出要贷一万两千两银子。
  原来,祝大位是徽州人,一举高中后,在京城候选官职,近日听说富庶的江南太仓府缺少知府,而按官场排序尚轮不到他。祝大位不想失去这一好机会,一番奔走,终于有了门路,吏部尚书答应了他的请托。只是需要一万两谢仪银!郁昌听了,沉吟道:"谢仪银万两足矣,为何你要贷一万两千两银子呢?"祝大位面红耳赤道:"实不相瞒,本官家道贫寒,十年寒窗中举后,家中犹无隔宿之粮,当初为进京城赶考,求亲告友借了两千两银子。俗话说,一客不烦二主,今天在贵店一并借出,先拜托返乡的徽商捎带回去,方不失信于人……"郁昌听了,不再迟疑,即为祝大位办了一万两千两银子的借贷。祝大位连连称谢,承诺日后必定涌泉相报。祝大位走后不久,郁道生踱进店门,听了郁昌眉飞色舞的述说,连连顿足:"我儿错了,我儿错了!"郁昌大诧:"这件事可以说是您当初借银子给程国玉的翻版─—祝大位急着先还亲友的银钱,守信可知;如今他又要到富庶的太仓府上任,谁不知‘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笔贷银是稳赚不赔的……"郁道生痛心疾首地摇头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贷银于平常百姓,要识其人品,而贷银于官员,还要鉴其官品!这祝大位大名高挂,只要按官场常规慢慢来,日后自可高官任做,极有前程。可他却急着抢官买官,其人心贪可知!上任后他定要盘剥百姓,刮地三尺!这样一来,我们借给他的银子岂不成了造孽钱?我们虽是一介商人,不仅要讲生意经,也是要讲经商之品的,这也是远祸之道!"祝大位走马上任后,果然只不过半年便将贷银连本加利还清。过了几年,祝大位又升任江苏巡抚。
  红极一时,他不忘旧恩,派了个手下书办来到京城,力邀郁昌江南一游,顺便帮他做笔"好生意".郁昌十分心动,不料郁道生知道后,如遇蛇蝎,对书办说:"多谢祝巡抚美意,只是店中事多,离开不得!"没过几年,康熙驾崩,雍正继位,整顿官场,大肃贪官污吏,祝大位第一个东窗事发,抄家斩首,受其牵连破家的商人不计其数。郁家受此牵连,被罚没了大部分的财产,不过好在因父亲的劝阻,郁昌早已与祝大位断了来往,加之程国玉出面相助,郁昌才免去了牢狱之灾。此时郁道生已去世,郁昌思前想后,连叹自己实在没有父亲的识人之能,心灰意冷之下,便关了当铺,改做别的生意了。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